網易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男子刺死女律師被公訴 受害者父親:我們的希望沒了

2019-07-27 09:28:32 來源: 澎湃新聞 舉報
0
分享到:
T + -

(原標題:紅谷灘殺人事件嫌犯被公訴,受害者父親:我再也無法開心)

7月18日,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發布消息稱:近日,南昌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犯罪嫌疑人萬某弟依法提起公訴。

這是備受關注的紅谷灘殺人案最新進展。

5月24日下午,24歲的實習律師沈蕓(化名)下班后和朋友走在南昌紅谷灘新區鳳凰中大道,突然被萬某弟從背后連續捅刀十余次,沈蕓經搶救無效死亡。

六天后,南昌市公安局紅谷灘分局以犯罪嫌疑人萬某弟涉嫌故意殺人罪,提請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當日下午,該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他依法批準逮捕。

萬某弟行兇的地點 除標注外,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沈文迪 圖(除署名外)萬某弟行兇的地點 除標注外,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沈文迪 圖(除署名外)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萬某弟持有“精神叁級殘疾證”,需定期服藥控制病情,但案發時他是否具備刑事責任能力,辦案機關并未對外通報。

江西師范大學政法學院教授顏三忠告訴澎湃新聞,什么情況下應該對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進行司法精神病鑒定,是目前學術界和實務界比較關注和存在爭議的問題。刑事訴訟過程中原則上采取“無病推定”原則,要推翻這種推定必須有被告方的舉證,司法精神醫學鑒定人員的鑒定加上法官的審查和認定。但無論什么性質的精神病人犯罪,都必須經過法定的鑒定程序鑒定,確定是否應承擔刑事責任。經鑒定,實施犯罪行為時沒有辨認控制能力的,不承擔刑事責任;具有部分辨認控制能力的,應當承擔刑事責任,但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間歇性精神病人經鑒定,實施犯罪時具有完全辨認控制能力的,應該承擔刑事責任;精神病史不是法定的量刑情節。

萬某弟的殘疾證,寫著精神三級殘疾萬某弟的殘疾證,寫著精神三級殘疾

目前,司法機關暫未披露有關本案的更多信息,萬某弟的作案動機仍不明晰。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師事務所管委會主任鞠曉鐘分析,根據檢方公訴的情況,嫌疑人萬某弟在案發時應不存在法律規定的精神疾病。

現在,沈蕓的父親沈國立(化名)和其他家人已經從南昌回到了瑞金老家,處理女兒的后事。

他曾致電澎湃新聞記者,訴說這些天來的悲痛:睜眼閉眼,腦海里都浮現女兒的身影,好像在叮囑他不要抽煙、不要喝酒,說爸爸我就要畢業了,你就不用這么辛苦……一遍一遍地重復。

沈國立說,事發當天,如果有人可以站出來,阻止歹徒,女兒可能不會死。因此想向社會呼吁,未來如若有急,希望路人能伸出援手,哪怕只是呵斥一聲。

以下為沈國立與澎湃新聞的對話

澎湃新聞:你是什么時候知道公訴消息的?

沈國立:7月20號,從網上看到消息的。

澎湃新聞:這些天,家里人是怎么度過的?

沈國立:我們從事發后就一直留在南昌,兒子也從深圳過來,直到7月17日才返回瑞金老家處理后事。這一個多月里一直住在政府安排的賓館里,女兒也一直沒法回家。我們白天去紅谷灘新區管委會尋求幫助,一邊等待著案件有個結果。

我心情一天天加重,晚上回去了就像行尸走肉,斷斷續續睡個半小時,那根本不叫睡覺,就是自然規律,人疲勞了會打盹。

一睜眼一閉眼,腦子里都出現孩子的身影,走路說話的樣子;在家她會說爸你不要抽煙、不要喝酒;在學校就說爸我要畢業了,你就不用這么辛苦……一遍一遍地重復這些東西,我在想她是不是還沒走,結果天亮了才發覺女兒真的回不來了,這樣的痛苦每天都在循環。

澎湃新聞:沈蕓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孩?

沈國立:她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在廣東,我給她取了個乳名叫“粵寶”,弟弟比她小兩歲。

從小我們家里條件就不好,我在汕頭做裝修工,孩子母親做家政鐘點工,但我一直跟孩子們說,繁華奢侈的我們給不了,但吃飽穿暖是一定的。

寶兒也很乖巧懂事,從小成績就特別好,從來不要人操心。早年她在外面讀書,高中才回到瑞金。家里人平時聚少離多,孩子們暑假回來就和我們蝸居在汕頭的出租屋里,一起做飯,沒有說搞一個漂漂亮亮的房。

每次寶兒回來,我就臨時給她搭一張床,想起這事我就覺得自己不負責任,孩子回來都沒給她一個安穩的窩,這是我們做父母的缺陷。

家里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兒身上,她讀書最好。你看像我們這個律師證(注:此處應為司法考試),這么難考她一次就過了,在學校也是黨員。

我說寶兒,在學校你要認真努力,你的目標是成為律師,你要有正義感,要朝著目標去奮斗,不用擔心我們。因為我們還年輕,50來歲算什么,只要你將來日子過得好,我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天下父母心,只有孩子過得好,自己辛苦一點也無所謂,平平安安就好。

結果20多年來的奮斗剛剛有了成果,剛要回報社會,人就沒了,我們的希望也沒了。

好友悼念沈蕓 受訪者供圖好友悼念沈蕓 受訪者供圖

澎湃新聞:最后一次見到她是什么時候?

沈國立:我和她最后一次見面時5月的時候,她在家待了三四天。她不喜歡走動,就是窩在家里玩手機等我們回來。這也是我心中的痛,做夢都想不到會出這事,不然我不會讓她離開。

她走的那天我7點多就去上班了,她9點左右的火車,我8點半發微信給她,說女兒要早點去車站,在路上多一點時間才不會緊張。她一個人帶著行李打車去的車站,誰想到后來會出這個事?

我一想到那天出事的畫面,我女兒蹦蹦跳跳地下班了多開心啊,可后來遇害的時候她又是多么害怕,她多希望父母親在她身邊保護她啊。

澎湃新聞:是什么時候得知的消息?

沈國立:那天是24號,下午5點50左右,我剛下班騎電動車到家,飯還沒吃我老婆電話就打過來了,說女兒下班被人傷害了,也沒說殺害,就說被刀捅了,我以為還有得救。

等到我老婆回家,南昌那邊第三個電話打過來才說,我女兒沒了,我們夫妻就癱倒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打滾。

晚上7點多,我們從汕頭包了輛出租車去南昌,車上我們就一直抱著哭,司機安慰我們,說不要哭事情總會解決,但他不知道是這種事,我們也不知道該怎么解決。

我當時就希望這事不是真的,我說你不要把她殺死,有什么事你發泄一下就好,你把她捅死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哪怕重傷我們還能看到她,還有回旋的余地。

一路上七八個小時啊,我們也不知道怎么過來的。

等5點多天亮了我們到了南昌,9點多去的法醫基地,看到女兒的樣子,一只眼睛瞪著,嘴巴張得大大的,脖子肩膀全是傷口,滿身都是血,那種慘狀對我們太殘酷了。

澎湃新聞:關于案件進展,有了解一些情況嗎?

沈國立:我們對案件不清楚,但之前紅谷灘公安分局曾叫我去簽字,關于兇手的精神鑒定報告。我一個人去的,整個人恍恍惚惚,到了那里那個心情也不用多問了,又氣又悲,簽了字就回去了。上面寫了些什么現在也回想不起來了,但我記得,兇手鑒定下來是正常的。

萬某弟的微信頭像萬某弟的微信頭像

澎湃新聞:其間接觸過嫌疑人家屬嗎?

沈國立:沒有,他們沒找過我們,我們也沒找過他們。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恨他們,F在是法治社會,我希望兇手被繩之以法,判處死刑,就這一個訴求。

澎湃新聞: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嗎?

沈國立:不知道,到現在家人還是恍惚,什么也做不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好,我都沒法開心。就算給我十個億我都不會幸福,給我整個世界我都不要,我只要我的孩子。

作為一個父親,我想向社會呼吁,以后如果遇到這種情況,路人能不能伸出援手,哪怕只是呵斥一聲。那天下午5點多,如果有人可以站出來,讓歹徒少砍我女兒兩刀,她可能都不會死,我們也不用這么痛苦。

南昌一實習女律師當街遇襲身亡 兇手已被抓獲

微信公眾號“南昌市律師協會”5月27日消息,5月24日17時15分左右,南昌市一名實習女律師和同所另外兩名律師三人下班回家,當行至鳳凰中大道地鐵衛東站1號口時,該實習女律師遭一名中年男子突然襲擊,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

實習女律師被殺嫌犯有精神病 家屬:女兒就白死了嗎

萬小弟(化名)殺人的十多天前,母親李桂英(化名)察覺他不太對勁。那晚,她和丈夫萬田(化名)坐在客廳看電視,萬小弟突然沖進廚房,拿起刀要砍他自己,嘴里一邊嘟囔“我活不成了,活不成了!


李琮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李琮_B11284
分享到:
跟貼0
參與0
發貼
為您推薦
  • 推薦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時尚
  • 科技
  • 軍事
  • 汽車
+ 加載更多新聞
×

最強大腦冠軍教練揭"過目不忘"方法

熱點新聞

態度原創

精彩推薦
海淘品牌
閱讀下一篇

返回網易首頁 返回新聞首頁
幸运飞艇走势图